我的2007-2017

二十五歲到三十五歲的生命 ,對很多人來說都是轉變頗大的十年吧!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覺得平淡無奇,但回想五年前的我、十年前的我在做什麼? 回顧十年前到現在心境的轉變也是不可思議,值得記上一筆:

  • 2007在台灣的我 ,生活的重心: 上班、 練吉它 、逛夜市 、準備英文考試半年了,考試前一個月,每天練習寫250字的英文作文,大約是十一月份考過的,還記得筆試完,遇到一位同在補習班的同學 ,得知我筆試和口試的間隔時間很久 ,便給我他K書中心的會員卡, 我就在台北東區慢慢的吃午餐 ,之後便用他的會員卡,到一家蠻高檔的K書中心,慢慢的下午茶, 等傍晚的口試。 不記得他的名字和樣子, 到現在蠻感激這位像風一樣的男子 。
  • 2008二月,記得是過年前,拿到荷蘭學校的錄取通知,九月到荷蘭求學,抵達荷蘭第一天,不知道暖氣長這個樣子,很驚訝這種寒流的氣溫,宿舍床上只有涼被 ,忘了是怎麼渡過荷蘭的第一晚, 但之後的日子, 暖氣從沒關過。 開始英文高速進步的時期 ,結識了學弟: 幽默哥婆西 。
  • 2009九月畢業,開始找工作,面試三次皆無錄取 。 因為住的反佔屋(註)沒有網路,畢業後躲在學校分給婆西組員的工作室,利用學校的網路架設個人網站,整理作品集, 期待可以找到設計相關的工作, 想當時在學校看到老師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老師總是一臉疑惑像是說:妳不是畢業了嗎 ?
  • 2010三月到八月,透過婆西爸的關係,得到印刷廠無薪實習的機會,負責電子排版的工作,排遺沒有工作的焦慮,僅管是沒錢的工作,我也很開心,因為可以回答別人「在荷蘭做什麼」的問題, 至少不會被看不起了,甚至有點受到崇拜呢,畢竟身為一個新住民,能找到這種體面的工作也不容易,好險這裡不過問薪水的事 。
  • 2010九月~2012八月, 整整兩年的荷文課程 ,程度可用荷文點餐、 買菜、 網購,聽得懂八卦真方便 。陽梁昌祿的命格和讀書特別有緣。
  • 2013 嘗試了代購奶粉的生意,常常把奶粉寄破損、 做賠本的生意,深覺自己不是搞代購這塊料 ,期間閒著畫畫圖, 累積了一些作品後, 在平時做志工的咖啡店辦了第一次畫展 。

  • 2014~2016 生活以作畫為主, 因為人買畫, 有一點可擔當畫家這個頭銜的感覺, 除了接案, 接連賣了三年的年曆, 大約創作了50張畫 。
  • 2017 心思不在畫圖上,更喜歡讀書、寫作 。也許是投資比特幣的關係, 資產瞬間的暴漲 、 暴跌, 所幸是暴漲的時刻多一點,令我領悟到:在時間、 金錢的使用上可以更隨心所欲一點。為能擔得起畫家這個頭銜而作畫的動機,也不像一年前這麼強烈了,現在更喜歡一時興起的小品水彩畫 。

小結

10年來,對於金錢和頭銜的課題,從苦苦掙扎到隨興而至, 這方面心境上的轉變是最大的。無法整理出如何轉變的心法, 唯一值得說嘴的,就是踏出第一步:準備英文考試 。記得媽媽說我不可能出國留學 ,因為「妳那來的錢?」,我卻覺得申請到學校之後,才有資格煩惱沒有錢出國留學這件事。不過媽媽還是給我5000元報名費考試,考試當天, 我爸也叫我媽給我2000元吃好一點。留學的開銷是爸爸貸款供我讀書,近二年才還完…爸爸真偉大?、畢業後靠男朋友的金援,我負責唸書取得文憑、 做喜歡的事。 一開始不相信自己可以這麼幸運,可以做喜歡的事就好,把事情想得很複雜,即便婆西說 「幹麻非找工作不可, 難道妳自己沒有想做的事嗎?」明明沒有經濟壓力,也要找個掩人耳目的工作, 即便做義工也無妨,似乎這樣才有資格在空閒時發展繪畫的興趣。記得爸爸說 :為什麼在家是媽媽會削水果給他吃 ,而不是他削水果給媽媽吃?「 因為他是賺錢的人」。害怕自己變成服侍人的角色,導致我想成為獨立自主的女人。這些年來和婆西的相處,我們把對方視為自己,服侍對方其實就是服侍自己,我們同時都扮演給予和接受的角色。有人適合上對下的關係, 有人時而想依賴,時而想獨立,只要彼此合作愉快,變態又何妨。這些年來,對關係有更深刻的體會, 以及修正了「天底下沒有不勞而獲的午餐」,「 吃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這些教條 , 發現生活其實不用搞得那麼複雜。 在這個有不勞而獲的午餐 ,也不鼓勵吃苦的國家, 以前的信念逐漸解體。有時人需要環境的巨大改變, 才願意去刻意發現不同的價值觀。 近來有逐漸把幸運當成理所當然的趨勢,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我想應該是正面的, 因為從高中時代一直困擾我的睡眠麻痹症,俗稱鬼壓床,近兩年發作的頻率也大幅減少了,我相信身體是誠實的。

十年間失去的

  • 台灣便利的生活。
  • 下班和同事一起聚會, 八卦老闆的樂趣。
  • 我的吉它技巧,只能怪自己沒有持之以恆練習。

十年間得到的

  • 重新開始的勇氣 ,不敢保證下次還像過往十年順利 , 其實也沒有多順,只能說行得通, 如果下次需要的話, 大不了再幹一回。
  • 從國台語到現在會四種語言, 這點倒是令喜歡到世界各地看看的我終生受益, 更有自信的出發探索新大陸。

碎碎唸

本想把台灣的親友列入我失去的名單, 仔細想想 , 如果我這十年我都住台灣的話, 和親友相見的頻率會比我住國外高嗎? 其實不然。大部分的親友也是一年見一次, 甚至過年才見 。再說 ,每次回台之旅, 因為有時間的緊迫感 ,反而更激發了親友相聚的動力, 情感交流偏好重質不重量, 人就是這麼奇妙的動物。

註 佔屋﹕荷蘭的空屋, 人人可以破鎖入住不違法。 為了防止破壞 , 屋主會用特別便宜的價格,或和一些藝術家駐點計劃配合, 請可信任的房客入住 ,也就是反佔屋,避免來路不明的人破門而入。佔屋的文化是為了防止太多空屋閒置。反佔屋的室內也不是一般住家的規格 , 辦公室 、醫院、 活動中心… 皆有可能。不能期待裡面有廚房、 淋浴 、洗衣機設備等等。透過室友和屋主自發的協調,可添加一些暫時性的家用設備。

謝謝你的閱讀 ! ☺️以下是作品欣賞:

作品欣賞:群人三花在荷蘭。水彩速寫服務報價頁

個人肖像、團體照、 風景畫 、歡迎諮詢 irismuyu@gmail.com

各式週邊商品  ☺️ 報到!喜歡牧雨的畫風,另可參考 irismuyu的印刷品、週邊商品

分享我的生活隨筆

Geef een reactie

Het e-mailadres wordt niet gepubliceerd. Vereiste velden zijn gemarkeerd m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