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在荷蘭系列

淳樸的小鎮來了三位口罩女,荷蘭人不解三位可愛的女子,為何要橋裝搶銀行的歹徒? 畫風太衝擊。異國大明星正享受無人熟識的奢侈,指指點點到那兒都一樣, 開心何必入境隋俗。

羊角村的董仔和木星

美景如畫,叫兩位快來加入這幅美麗的畫

茵聲和董仔的回眸一笑

羊角村金鋼不破之船

風車前的一家人

 董仔拍的

船屋上的三花

3 flowers in boat-house

這張不勾邊新嘗試﹐畫得蠻冏的

morning boat house

這張有時尚嗎?

全世界都是我的舞台

羊角村的木星

羊角村悠靜之美

三花的日常

網紅即便渡假也不能鬆懈

賞鴨的茵聲和木星,鴨子的三角關係讓我們駐足許久

好奇寶寶

血拚荷包失血的三花大包小包的街頭賣藝 ,有說服力嗎?

相歹扶持的姐妹情:我唱因為我高興,不是為了觀眾。右滑看三花街頭姐妹情,希望三花永遠這麼瘋。

茵聲和木星參觀婆西爸媽家,對我說︰妳和婆西之所以不浪漫,原來你們平常就很浪漫了。

茵聲、木星和婆西同父異母的妹妹

走在鹿特丹的街上

走在鹿特丹的大街上彷彿來到高雄旗津,來自茵聲的註解

小區散步趣

四隻小精靈下凡

結語:

到了告別妹妹的日子,回荷蘭才兩個多星期就迎來了三花,返台80多天的日子加上這12天三花訪荷蘭,令過渡到荷蘭「正常」的生活不至於太衝擊,有種緩衝的意味。上回2016年和三花同遊蘇美島,目睹三花這三年所達成的成就: 出書、演唱會、電視、電影 … , 我也成就了什麼嗎? 和三花在一起總是不知不覺地感染了她們的精力旺盛,和高能量的人相處, 也會更堅定自己的目標,更難得婆西這回也加入女人的行列,變相的完成他想被少女時代包圍的夢想,這一切令我法喜充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