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8/25 荷蘭生活週記

本週搜集一些有啟發的Youtube

8/19 (一)

沒有度量、說一下都不行、不懂做人的道理、要換位思考﹐經常覺得說這些話的人有些不對勁﹐ 因為他們才是真正具有以上特質的人﹐ 做賊喊捉賊。現在理解到這些人想要的不是一個可以平等對話的對象﹐而是任由擺佈的喪屍﹐ 很慶幸不得這類人的待見﹐更慶幸我保有一個自由的靈魂。

 

8/20 (二)

有生育力的人類選擇不生育應該被獎勵 ﹐ 根本上人類要的不是孩子而是參與感﹐ 生物性的認同太強烈導致無法將別人視為自己的一部份﹐ 無法有參與感﹐ 除非這個生命由自己的身體產出﹐才能心安理得參與小孩的生命。擴大對親人/自我的定義 ( 思想、心靈、工作  … ) ﹐ 這世上有很多參與別人生命的方式﹐ 很受鼓舞的觀點。

 

8/21 (三)

大學時期心怡的對象和我分享綜藝節目語速慢的女生 ( 想起我了 ) ﹐我也錄了一段他印象中的語速向他問好﹐大家開心就好。知道原來他平時看這種節目﹐心中有些安慰﹐ 因為婆西也會看沒營養的﹐ 例如: 機器人踢足球、動物大集合、雲霄飛車…屬於孩子氣類的﹐ 性別意識沒這麼嚴重﹐ 只能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的沒營養成份屬於灑狗血、矯情一派﹐感謝台視Youtube頻道 😅 近期迷上瓊瑤連續劇 ﹐ 比時下的宮鬥更重口味 ﹐給我一種故鄉的親切感﹐ 畫圖、做菜就開著當廣播聽﹐ 來自童年的古早味很安心。

血拚荷包失血的三花大包小包的街頭賣藝😅 這樣有說服力嗎?

茵聲在荷蘭唱JJ的歌 請左滑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我唱因為我高興,不是為了觀眾。右滑看三花街頭姐妹情,希望三花永遠這麼瘋。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8/22 (四)

晚上到婆西媽的朋友家聚會﹐ 主人做了一桌印尼菜 ﹐婆西突發頭痛﹐ 吃飽喝足又能早早回家也不錯。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印尼菜 #indofood #dutchlife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8/23 (五)

走在鹿特丹的街上

五月份三花的荷蘭行:第二大城市鹿特丹﹐ 從著名景點Market Hall市集 到水上計程車的路上

8/24 (六)

看著婆西到法國諾曼第的照片﹐ 小小的身材充滿陽光自信﹐回想第一年在荷蘭﹐女朋友Miffy來訪﹐婆西提議我們去森林夜遊﹐ 我說他太弱小﹐另一位較高大的荷蘭朋友沒來﹐和你出門不放心﹐他不服氣地說:「 難道妳覺得遇到壞人﹐我會逃走不管妳們嗎 ?」  雖說現在我像個老媽子幫婆西扛東扛西﹐真正的安全感來自態度﹐ 身材和力量都可以忽略。

男人的旅行

8/25 (日)

船屋上的三花


謝謝你的閱讀 ! ☺️以下是作品欣賞:

作品欣賞:群人三花在荷蘭。水彩速寫服務報價頁

個人肖像、團體照、 風景畫 、歡迎諮詢 irismuyu@gmail.com

各式週邊商品  ☺️ 報到!喜歡牧雨的畫風,另可參考 irismuyu的印刷品、週邊商品

分享我的生活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