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15 駐村生活週記

9/9 (一)

美娟快閃打掃之旅

 

婆西的Vlog穿插了幾張我駐村的照片, 他的訂閱者留言旅遊過世界很多地方 ,沒看過這麼差的住宿環境。

整理+消毒後 ,蟲蟲就少很多 ,或者發現時就屍體, 正合我意

這位訂閱者看似旅遊過許多地方,但見識還不如不旅遊的人。只想看到自己相信的東西、 附合自己的觀點,Google就可以了。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去過很多地方 ,但想法還是一樣淺薄。

我比較喜歡聚焦有趣的人事物, 偶爾遇見可承受的沖擊、刺激。每個地方都有短處和長處,享受長處才能將一個地方的CP值最大化。

尋找悲慘的人事物能短暫地增加幸福感 ,真正長遠的幸福感是自己創造的 ,帶有自身的影響力才算數 。每個地方就像每個人都有短處和長處, 看到對方的短處並不會讓自己變得更優秀。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lways leave a place better than you found it. #駐村日常 #artistinresidence #quotes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9/10 (二)

早午餐吃了一家好吃的米糕, 回來繼續打掃工作室、打掃浴室的聲音驚動了商媽媽便請我吃了一碗薏仁湯,早上米糕店喝的四神湯沒薏仁, 正疑惑是南部的風格嗎? 這不,薏仁來了。

我和青蛙的緣份:

傲嬌的蛙哥

9/11 (三)

計劃展覽的事 ,加上日常活動 ,一天很快就結束了, 屏東買家惟心人肉快遞畫作來相挺, 感動, 想當初她也是這樣支持她的妹妹茵聲吧; 想當初我又支持我妹木星什麼了呢 ?真是姐姐挺姐姐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Diary.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晚間等來了藝術村的人幫我的展場兼工作室移動傢俱, 臨時又得到了一個較寬敞明亮的展出空間 ,又得重新打掃, 吃飯時商媽媽問︰「工作人員都不幫忙嗎? 」我已經聚焦在打掃將近半個月了, 又是馬陸 、蜈蚣、 蛙類、 形形色色的小蟲 ,快崩潰了。雖然新得一個較適合的展間 ,但之前和媽一起打掃的展間也白掃了。 向工作人員反映我該早些請求協助的,這樣可以有多一點時間在創作上 , 想不到很快就得到工作人員的應予。

「求助便得救」, 實在不應該這麼先入為主。

☹️白屋藝廊沒有展覽 ,想進去借用一些展場的道具 ,工作人員卻推三阻四的 。 「旁邊還有一家咖啡店」我說,「那裡沒有咖啡店喔」 鬼打牆了我 ,這個藝術村有什麼隱情呢?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ecret place.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飯友商媽媽

9/12 (四)

早上發生的一些風波 , 為了不影響我 (和你) 的心情, 事件文未反白, 畢竟我己釋懷。 過慣不食人間煙火的生活難得有落入凡間的體驗 , 搭上接地氣的列車。

在盛怒之下畫的 😝 有維持水準嗎?

在房間裡一直思索著要辨畫展嗎 ?還要打掃場地嗎?不辦畫展那和回桃園生活有兩樣嗎? 走到展場的路上經過賣文創小物的老闆剛好會塔羅占卜﹐抽到一張要風得風要火得火的魔術師牌﹐著實給我療癒的力量﹐ 回家前還送我一顆袖子 ﹐可見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天使 ﹐只是要走出去才能遇見。

還是感謝Andrew幫我搬了梯子

晚間商媽媽來幫我打掃展場 叫我不要打掃的太認真 隋便擦一擦就好啦 回程發現有青光眼的她連樓梯都看不見 若跌到的話 我罪孽深重。

9/13 (五)

經過兩週駐村的體驗﹐ 對比從木星那體驗到的網紅日常﹐ 大致觀察到在非主流和主流的領域上﹐這些佔有一席之地的人一些現象﹐ 例如:大家都有不修邊幅的一面﹐ 主流人會在公共視野前打扮﹐ 而非主流就趨向一致﹐或者我實在看不出來妝點的痕跡; 都不做居家整潔﹐主流會請人來做 ﹐而非主流覺得什麼都是美的 ﹐ 圾垃灰塵都很美﹐ 端看你用什麼方式去看。

共同處是極度(有意識的)虛榮、 有革命烈士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對於自己的作品都是不計代價的投入﹐差別的是主流人有等到回收的一刻而非主流還沒﹐以上是我對主流和非主流光譜間的淺見。

雖然沒有參與他們的輝煌時刻﹐ 有幸參與他們的日常生活﹐ 發現他們其實也和我一樣廢、一樣瑣碎、 一樣不好相處 、不化妝也是一枚普女…﹐ 不免有些原來不過如此之感。 和婆西分享所見 ﹐「 妳已經把日常生活過得很好了﹐ 不用再學如何日常生活﹐ 妳要請教他們如何創造更多輝煌時刻。 」他點醒了我。

差點變成那種見到名人私下的一面就嫌他們不真實、不過如此﹐ 而把他人的成就全部歸於幸運 ﹐更有理由安於現狀的人 。

9/14 (六)

回家當媽寶, 晚上趁爸入睡後, 和媽從桃園到台北打擾木星。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Weekend. #桃園地景藝術 #taoyuanlandartfestival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9/15 (日)

遲來的月圓人團圓

以下反白

環境另類+作風官方=最差組合

早上期待著工作人員Andrew來支援打掃 , 時間一延再延 ,「我等妳到下午三點 ,不來的話,我就自己來 」, 反正一開始就自己來, 想不到來了一些我不曾見過的工作人員, 這時候來挺同事說: 「Andrew的事就是我的事 」( 那妳們幹麼讓Andrew那麼忙? 實在一時無法接受 Andrew訕動她的同事來說三道四, 我本來很信任她的  ) 一連兩次來人,「打掃不是服務項目、 行政要忙婚禮的事 、每個月開銷二十萬、…」和我有關嗎?  三四個人來說「沒有藝術家這樣要求的 」,而Andrew站在後面怯生生地不發一語,真不曉得要怪她還是可憐她…妳們不是很忙嗎, 怎麼有時間來煩我?

我沒付錢, 工作人員沒有義務來支援我任何事情,不樂意的話 ,簡單一字NO 即可 ,不用講那麼多官話,浪費彼此的時間,最後還說希望和駐村的人有愉快的交流。

「我很愉快 ,妳們可以走了 」一時氣急攻心說反了,真正想表達「妳們快走我就愉快了 」。我相信她們也理解,事實上她們來之前,我都很愉快。


謝謝你的閱讀 ! ☺️以下是作品欣賞:

作品欣賞:群人三花在荷蘭。水彩速寫服務報價頁

個人肖像、團體照、 風景畫 、歡迎諮詢 irismuyu@gmail.com

各式週邊商品  ☺️ 報到!喜歡牧雨的畫風,另可參考 irismuyu的印刷品、週邊商品

分享我的生活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