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8 荷蘭生活週記

12/2 (一)

原本以為上週沒什麼內容好寫 ,梳理一番還是有內容可以分享,真是慶幸。

12/3 (二)

做筆記。

 

12/4 (三)

昨天看到一篇「 探討吳佩慈快樂嗎 」文章,這篇文章充滿父權思想 ,認為她炫富 ,生四胎還沒有名份蠻丟臉的, 要等到有名份的一天才有可能會快樂 , 加上近期的新聞事件 ,仿佛中世紀的獵巫 ,以新型態的方式捲土重來 , 無論男性或女性 , 要滿足所有的社會期待都是困難的 , 然而一個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人卻常常成為箭把 ,看見一個女人漂亮、 有能力 、幸運,出於妒忌而掤擊女性的道德( 炫富 ) , 當時中世記的人們 ,面對天災戰亂及財富的分配不公 , 靠著獵巫得以渲洩這股焦慮也強化了父權思想,把女性變成沒有名字沒有個性的附屬品 , 女性學會順從 , 有助於安定社會 ,如今看來有種即視感 。

關於吳佩慈的快不快樂嗎,有這麼容易論斷嗎? 大部份的時候, 我都不知道自己快不快樂,即便是不快樂也很ok啊 , 再者,文中強調享受物質快樂就比較無法體會高層次的精神快樂 。感官物質的刺激也是到達精神快樂的方式 ,無論我們追求物質或精神上的快樂, 最終都是通往精神快樂。爽和虛榮都是精神快樂 ,並無優劣之分,不適用過於簡單的二分法。

看見下方留言大部分人都樂見吳佩慈不快樂, 只能說這些人的內在相當扭曲, 比起落井下石 ,  提供一個互相信任, 互相支持的氛圍才是對自己的慈悲 ,  因為沒有人想要生活在一個幸災樂禍 , 看到別人不快樂就很快樂的社會 。 每個人都有不容易的地方, 珍惜每個人的獨特性, 每個人的人生都在幫助我們看到更多可能性 , 引領我們自我解放。

12/5 (四)

畫完工。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drift in Taipei. #赤峰街 #taipei #打鐵町49番地 #acrylic #painting #中山區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12/6 (五)

上吉它課的途中發現外套愈來愈Hold不住,路過一家小店便進去逛逛,店員太會介紹 ( 店內只有我一個人的關係嗎), 令我手滑了一件大手筆的外套。

12/7 (六)

昨晚看土耳其美食節目 , 今早便和婆西一同到土耳其烘培坊買芝麻面包Simit當早餐 , 口感像灑滿芝麻的貝果。

12/8 (日)

慶祝荷蘭的sinterklaas ,連續打了五年的保齡球, 這次只有一回合洗溝, 算是本人最佳紀錄 。賽後參觀婆西媽剛交往的男朋友的家,在偌大的落地窗前 ,夜景的襯脫下一起玩樂器。


謝謝你的閱讀 ! ☺️以下是作品欣賞:

作品欣賞:群人三花在荷蘭。水彩速寫服務報價頁

個人肖像、團體照、 風景畫 、歡迎諮詢 irismuyu@gmail.com

各式週邊商品  ☺️ 報到!喜歡牧雨的畫風,另可參考 irismuyu的印刷品、週邊商品

分享我的生活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