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8 荷蘭生活週記

3/2 (一)

騷莎課的老師要我們握緊男伴的手 ,方便男伴施力讓女生旋轉,共舞的男伴說:狠狠的傷害他「 Hurt me hard 」, 這位男伴看起來宅宅的 ,實則Bad boy,反差萌讓我不知如何反應 ,好刺激。下課和婆西分享,他說這是老師的要求, 不要這麼愛幻想,他問︰這世上有哪個男生會下課開車來接妳,還買薯條給妳吃 ,想想還是婆西好。

包租婆Linda介紹我來跳騷莎

3/3 (二)

晨泳完成!

最近聽一個男士聊到他和前妻離婚的理由 , 是因為前妻出軌  ,他相信Karma  ,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前妻會有報應 , 當下覺得有些不對勁,剛好看到這個影片 ,有解惑到,值得分享 。薩古魯金句:絕對的關係只能和死人維持,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選擇神😆。有人做他喜歡的事,不順我的意, 我就只能期待他有報應嗎? 不如想想我喜歡做什麼比較有建設性。

3/4 (三)

練習閉眼畫圖, 用左手畫圖, 好久沒畫圖了, 畫家不敢當。

3/5 (四)

晨泳完成! 愈游愈上手, 游再多趟都不會累, 這樣會有運動效果嗎?  我是因為游到肚子餓才不得已上岸。

自從新冠狀病毒發威以來 ,生活有些危機感, 待在家裡有種和世界共患難的同袍情感, 按照賽斯心法的觀點病毒反映這個時代人類集體的焦慮: 資訊爆炸的時代, 不論好消息壞消息, 都會啟動內在的焦慮。 而我覺得病毒為我平靜的生活增加刺激 ,每天關注有荷蘭多少人被傳染, 還真是有些變態。才一個星期,從首位確診到本日82人確診,感覺荷蘭人沒在怕的,一切如常。

3/6 (五)

每次吉它老師說要停課 ,有點可惜又有點開心的感覺,可惜的是一週內見不到這位帥爸, 開心的是練習可以放鬆一點,乾脆罷工一天吧。

3/7 (六)

和婆西取訂製好的雪茄盒吉它, 主人Henri住在一間好大的農舍 ,光是他的工作室就比我家大,可以在他工作室做木工、水電 、還有一間練團室, 有一個可以盡情揮灑創意的空間, Henri不但有一個管理階層的正職 ,還會寫歌 、表演、 職業和興趣都可以做得這麼好,把這些技能結合起來,形成一個獨特的風格, 這就是我最羨慕的美感吧。

正職和興趣都有一片天的Henri

這樣子的練團室也是我的夢想 , 繼續做夢吧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Dream cave. #sigarboxguitar

A post shared by irismuyu (@irismuyu) on

領完雪茄盒吉它 ,婆西的媽媽叫我們來領酒精和口罩

3/8 (日)

新冠狀病毒人數265 ,昨日188, 而且網路上的留言還是很有信心。台灣每新增一個案例 ,阿中指揮官就看起來自責的不得了 ,荷蘭一天增加近80人, 也沒有指揮官 ,不禁想像要是發生在台灣 ,民眾應該是罵死政府了吧。今天荷蘭帥總理宣布, 即日起不握手政策 ,才宣佈完就和人握手 ,習慣一時之間要改掉也是蠻困難的。


謝謝你的閱讀 ! ☺️以下是作品欣賞:

作品欣賞:群人三花在荷蘭。水彩速寫服務報價頁

個人肖像、團體照、 風景畫 、歡迎諮詢 irismuyu@gmail.com

各式週邊商品  ☺️ 報到!喜歡牧雨的畫風,另可參考 irismuyu的印刷品、週邊商品

分享我的生活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