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3/22 隔離生活週記

3/16 (一) 隔離Day 5

荷蘭首相對全民喊話, 荷蘭將會有大部份的人感染進而達到群體免疫。並沒有要讓全民染病的意思 ,而是沒有疫苗的現狀下發展就是如此, 全面防堵並不現實,堵得了一時也堵不了一世,防堵策略下病毒還是會捲土重來。控制疫情曲線圖從不斷上升高峰到高原即可,緩慢上升達到群體免疫為長久之計。這裡的民意也覺得走群體免疫路線相對有邏輯, 怎麼如此隨和啊?政府的決策也是和專家討論才決定的,一年之後, 再看看荷蘭人練就了一身百毒不侵 ,還是消失的民族

樂天派

3/17 (二) 隔離Day 6

台灣防疫做得再好也只能在國內自嗨吧, 國外普羅大眾還是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台灣人是中國人 ,身在荷蘭沒有被歧視就萬幸了,「台灣都是怎麼做」、 「台灣確診人數才幾個」、「近期確診都是歐美傳進來的」…,這些話就別說了,要是對方心裡想 :這病毒是你們中國傳來的, 把我們害的多慘 ,還有臉怪我們 、下指導棋, 哈囉有事嗎?「我台灣我驕傲」 在都是台灣人的圈子講講就好。 其實 , 我一直對強調自己的國家、自己住那裡的人 感到有些别扭 ,好險,叔本華的哲學為我解惑:

最廉價的驕傲就是民族的自豪感,擁有突出個人素質的人會更加清晰看到自己民族的缺點, 因為這些缺點時刻就在自己的眼前 ,但每一個可憐巴巴的笨蛋 ,在這世上沒有一樣自己能為之感到驕傲的東西 ,那他就只能出此最後一招:為自己所屬的民族而驕傲了。

一個人身上所顯現的獨特個性比起國民性更應受到多一千倍的重視 因為國民性涉及的是大眾 所以坦率地說:它並沒有多少值得稱道的東西。

每一個民族都取笑別的民族 他們的嘲笑都是對的。

隔離第六天 ,首度外出,自主隔離期間 ,到空曠的地方是ok的

青青河邊草, 悠悠天不老 🎶

古裝女人的風箏很幽默, 嫦娥奔月嗎?

3/18 (三) 台灣確診破100 ( 1/21首例 )  荷蘭破2000 ( 3/6首例 )

我們沒並要反抗病毒 也不需要與之和諧  刻意壓制 將來反撲更強 人與人的關係也是 沒必要假裝我們感情很好 很團結 合則來不合則離 每個生物都想生存下去無法賜予人平安喜樂 至少可以保持安全距離

3/19 (四) 來自高雄的問候

和高雄的商媽媽聊了40多分鐘 、收到文創小店的小林老師關心 問我要不要回台灣 ?我覺得只要不出門就安心了 再說機場也關閉。無關那邊醫療好 防疫表現佳,主要是因為不能拋下婆西,不是一個人可以說走就走。看國外的新聞總覺得世界未日到了,身在其中也就平平淡淡,一點戲劇性也沒有。

商媽媽和小林老師都是去年十月橋頭駐村時期結交的緣份 駐村對於我的藝術創作沒有什麼進展 但因為商媽媽 、小林老師、 接待我的Andrew 讓對駐村高雄的經歷充滿感謝。

3/20 (五) 隔離Day 9

疫情爆發時期 荷蘭國王正訪問印尼 公開道歉殖民時期對印尼人造成的傷害 殖民又不是他幹的 但是他卻願意為上世紀的事情道歉 讓印尼人感到安慰 荷蘭也要南下政策 道歉有利雙方往後的經貿合作  何樂不為? 也對 若是道歉不能帶來任何利益的話 何必道歉? 真得不能怪別人不認錯 關係不對等 沒有利用價值 一味期望別人道歉是輸家的行為

3/21 (六) 隔離Day 10

這段自我隔離的生活 想吃就吃 、想睡就睡 ,也沒什麼動力彈吉它 、作畫。雖然對什麼事情都興趣缺缺 心中的碎唸倒提供了手帳源源不絕的靈感 ,也觀察到沉迷練吉它、 作畫 、學日文時 生活週記反而不知道寫什麼。 不過旅遊例外 愈玩愈有創作欲 回想2016和鬼兒的日本行 :觀光、手帳、 速寫、 拍片、剪接 、訪友…。時間緊迫時,突然變得很會利用時間,有大把的時間反而不懂珍惜。

假裝在日本賞櫻

通常三月我們都在台灣廢, 今年三月在荷蘭廢,對我而言也是特別的體驗

陽光明媚 ,一出門就覺得被騙了, 體感溫度6c 還是好冷,於是自己先溜回家

3/22 (日) Day 11

晚間開始打噴嚏、 流鼻水、 鼻塞 ,應該不是冠狀病毒吧,判斷比較像過敏 ,婆西說是花粉的關係, 我覺得近日吃很多反式脂肪:洋芋片、 薯條、 雞塊,激化過敏體質,但還是會怒吃下去。


謝謝你的閱讀 ! ☺️以下是作品欣賞:

朝代百貨

花麗女子美容院

🈹 荷蘭風情畫 🇳🇱 現貨作品拍賣中!  詳請點選創作者照片。

各式週邊商品  ☺️ 報到!

喜歡牧雨的畫風,另可參考 irismuyu的印刷品、週邊商品

分享我的生活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