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跌跌撞撞的靈性旅程

版主前言 :

和當事人同是賽斯心法的同好, 知道她在靈性領域涉入很深, 見面必問:「又去參加哪些有的沒有的?快給我更新一下!」

聊得很嗨,甚至鼓勵當事人 :「請繼續跌跌撞撞吧, 這樣我才有素材可寫 」,真是好壞!

藉寫文章之名 ,滿足自己愛八卦的心理 ,說好的文章咧?

為了不失信於人,將我們閒聊的內容,當事人可歌可泣的經歷,整理出以下三部曲,也許我們能從他人經歷,看見自己。

接下以第一人稱敘述:

Part 1 :世界末日協會

愛算命的我,經由朋友介紹而接觸這個協會,向我推薦這位會算八字的教主, 提及教主推廣世界末日一說時,突然喉嚨卡住,說不出話來。

看到朋友一提到世界末日就被震攝, 令我感到此法門的奧妙,於是進入這個主打「世界末日」的協會。

這裡倡導唸經、吃素、 喝加持過的青草茶,世界末日來臨 ,我們就會被赦免。

教主說每個人都是神, 所以每個人都有神通的功能,於是我們參與課程 ( 3600元/六堂 ) ,學習開啟神通功能。

詢問課程領導人:「我的神通功能是什麼?」

「妳的功能嘛… (想很久) , 一顆小鑼絲釘 。」

小鑼絲釘… 這也算一種神通功能嗎?

課程中感到耳鳴時, 我的同學可以感應到「神來了 」, 我卻沒有像同學般的敏感度及天份, 另一方面, 教主說的世界末日也一延再延…。

我並不是期待世界末日的實現,而是想確定自己相信的是對的, 然而教主一直破功 ,這才是令我離開協會的最後一根稻草

Part 2 :顏色教派

參加顏色教派的活動,是經由認識的保險業務員帶我入場的, 這個教派有很多知名人士的背書,  早就感到好奇的我,有機會來看看環境,何樂不為?

中場休息 ,填寫資料時,沒有勾選入會選項, 因為想再多聽聽看演講、再多看看環境, 再決定是否入會, 殊不知被一群師兄姐包圍 ,勸我入會,讓我騎虎難下, 只好繳了入會費

反正費用也不高, 就當入場費吧腳長在我身上,之後來不來再說吧

去上廁所,工作人員:「來,我帶你」。 小便中, 嗯…怎麼工作人員還在!每位新人上廁所,都會搭配一個工作人員。

就像有些公司 ,不允許剛進公司的員工交流 ,便派老鳥湊做堆 ,美其名是「帶人」, 實則「監視」的套路。

捐錢箱不能投零錢, 只能投鈔票 ,工作人員說:「 捐零錢代表你生活有困難, 師父是不會收有困難民眾的錢的!要捐的話等你變富足了再捐 。」這話術…。

活動結束,交待我回家要冥想師父的形象… 對我而言,太過「造神 」。

基於上述種種不怎麼美好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體驗後, 便決定不再參加 。

Part 3 :天使派

我覺得人生沒方向, 很想療癒我的心靈 。

臉書長期參與一些靈性的社團 ,看到天使療癒的廣告, 由於前兩次( 世界末日協會、顏色教派 ) 的經驗, 不想再走東方的仙佛風格, 想說試試看西方的天使路線 ,便進行了一次天使療程( 2500元  / 一~二小時 )。

心靈導師為我清理脈輪, 傳達大天使拉斐爾的訊息, 說我欠缺自信, 能量都流進我肚子的地方, 還幫我補光, 建議我可以多上一些課, 增加自信 。

之後, 我上了DNA活化的課 (4500元 / 一~二小時 ) ,主打為生命開外掛, 期許向我靈魂最高善的原始設定,直直的前進, 迎向開掛的人生。

其實只要有人聊心事, 就很療癒 。畢竟和親友傾訴,只能換來一頓罵 。

天使派的課程及療程提供我一個抒發的管道,整體感覺美好,所以不算入坑。

天使派以次計費,就像神壇問事辨事 ,雙方交易透明。不像之前的世界末日協會和顏色教派 ,背後的交易令人摸不著頭緒 。

療程溫暖歸溫暖, 回到自己的生活中 ,短時間還是不覺得自己有改變,再說DNA活化要一至三年見效,別太心急。

你問我會不會推薦天使派的課程? 我不會推薦的理由是價格很貴, 但有任何增加自信的方式,嘗試也無妨。

當事人總結:

小時候就常問自己, 為何每天吃飯、 睡覺 ,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 看到一百元的鈔票, 想「為什麼大家都要這一張紙?」 人生不只是這樣吧…

小時候受家人的影響 ,曾透過算命、 唸經 、宮廟找答案﹔長大後歷經種種靈性活動的洗禮,與其說找人生的答案,不如說「找自己」,最終還是要「靠自己 」。

明白力量在自己的身上,是我從這些經驗中學到的。

版主回饋:

我不曾像當事人對吃飯、 睡覺、金錢有疑問。從小至今, 倒有一個疑問﹔ 為什麼我每天起床都是「我 」,好想變成別人啊!

並不是討厭自己, 而是想體驗別人的生活。

透過當事人的分享 ,我體驗到當事者人生中的驚心動魄的片段。轉化成文字,又可以讓更多人身歷其境,不必以身試法,一舉兩得。

當事人如今初為人母, 勢必能體驗母親的感覺。

我和當事人都有個不安於室的靈魂,所以有共鳴。

我的「寫作」和當事人「初為人母」, 都是豐富體驗的方法, 目前我們都找到可行的方式,安放不安於室靈魂。

那一天不可行了, 那就再說吧。

老話一句, 既然無法不「活在當下」,那就「享受當下」。

以上經歷由當事人口述,牧雨代筆。

七八年前的事, 加上為了寫作方便,和事實多少有出入。

做到「不曲解當事人的想法及感受」即可,這點是和當事人確認過的。

朋友間的閒聊,萌生一個有趣的故事,請大家輕鬆以待🙏。


謝謝你的閱讀 ! ☺️以下是作品欣賞:

朝代百貨

花麗女子美容院

荷蘭風情畫 🇳🇱 現貨作品,詳請點選創作者照片。

各式週邊商品  ☺️ 報到!

喜歡牧雨的畫風,另可參考 irismuyu的印刷品、週邊商品

分享我的生活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