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8/30 大俠導的生活週記

前言:

大俠導是我大學時期,傳播系的學長,時常幫助我這個學藝不精又脫線的學妹,對我的恩情,莫齒難忘 。嗯…就別提我的蠢事了。

網站設計能手製片助理導演影評,這些能力,都不足以涵蓋他獨樹一格的人格特質, 理性又跳tone的風格。

每次回台相聚,聽他分享他的生活 觀點 來自業界的秘辛,驚喜不斷。

2020別妄想回台了 ,藉著生活週記的交流 ,和台灣的朋友連絡感情吧!

左至右: 大俠導、 牧雨、 婆西  ( 2019 的畫面 )

8/24 (一)

自從肺炎疫情後,開始案量減少的第八個月,雖然受了一些人的幫忙還可以做些片子,但也聽到一些業界苦哈哈的消息,心裡想著︰或許過去的情況或許難以回來。

在廚房煮好自己的鹹粥後,跟朋友討論現在的工作情況,朋友一邊切菜煮麵,一邊說著︰

「 現在的工作很多都是所謂的新媒體,那種編導、企劃、剪輯合一,還要經營YT的 」

「 我有注意到這點 」

我一邊講一邊心中想著,時代的流動又轉過了一輪,過去的電視與廣告獨大,到後來的名模明星風潮,小紅過一陣子的電影,到現在全面走向網路內容的時代。

每一次的變動都會帶走一些人,這次只能自己希望不會被帶走。

「我有上網去看職缺,但都只有三萬多塊,我這年紀實在沒法接受」也必須接案生活的朋友,一邊抱怨,一邊把麵條加入鍋中。

這樣的風景與氣味大約每週會出現一次。

8/25 (二)

我的作息算不太正常,時日活時夜貓,晚上到了新租的工作室,修改片子一整個晚上就沒了。

通常一個片子製作流程,快到最後收尾時期的修改,都是些format上的修改,比如像「英文版」、「logo更改」、「字型更改」、「臉書長寬版」…。

這些本質上跟創作沒有任何關係的內容,處理這些內容是沒有創作的快感的,在處理大型製作時,還可以請後製公司或助理們處理,小型案件時這類工作通常就我自己來,做完也已經深夜了,就睡在工作室裡。

8/26 (三)

在工作室醒來,發覺今天特別炎熱,又悶又熱的感覺,跟目前新工作室的仁兄討論一下,這邊目前也處於肺炎後,慢性案件不足的情況,大家都得考量最差打算。

晚上到超市採購,煮份皮蛋瘦肉粥做晚餐。

牧雨:皮蛋瘦肉粥 ,真是懷念耶。

8/27 (四)

今天暴雨,看著雨勢決定待在住所,用chrome遠端桌面連上工作室電腦做事就好。

接到了另一位朋友電話,說他從某企劃公司那接到了一個片子,想跟我合作。

這時期能夠有片子作,當然是非常感謝朋友,只是我看了企劃公司端寫的概念,寫的非常偷懶,心裡大概有底,這案子大概就是企劃公司只想當中間人出嘴賺錢,讓所有雜事企劃拍攝都丟給朋友的那種案子。

不過我還是願意接下來,因為朋友是個好人,再者,現在這時期有事做就是好事,今天就這樣過來足不出戶的一天。

牧雨:昨天才做最差的打算, 今天就接到新案子,真是鋒迴路轉。

8/28 (五)

原來想去看「Tenet天能」,但太晚訂票,發現電影院放映天能的廳都滿了,只好作罷。

週五晚上參加半瓶醋的直播,馬可多特地邀到了「逃出立法院」的導演上直播聊聊,導演人也很好,還特地提供了他早期的作品給我們看作功課,早期的作品也很有趣,充滿年輕人的衝撞與能量。

只是我看著看著忌妒心又出來了,這樣子的作品居然不是我做出來的,也不得不承認這世界永遠有更年輕,更有才華的創作者冒出頭來。

結果晚上直播,因為我沒看天能,然後晚上導演因為有事,只能上來小聊幾句,然後把訪問延到下週,結果今天直播我沒講什麼話,今天表現不好。

牧雨:「逃出立法院」這部很紅耶。 另外, 忌妒心人皆有之, 承認的人卻不多。

8/29 (六)

看了半澤直樹2,香川照之實在太厲害了,他把一個正邪難分的角色,演得陰險又有趣,只要他一出場,整齣劇的磁場馬上轉到他的表演上。

黃秋生曾經說過,演員對戲其實像俠客過招,過招一次就可以知道對方斤兩。

香川照之鐵定是這俠派的高手高高手。

晚上睡前玩了一陣最近在玩的 Super Mario maker 2,這個可以自己做關卡上傳的瑪莉歐遊戲算是排解我這一陣子沒法創作的心情,想到有什麼好點子就作好上傳,這樣每個關卡也都算是我的精心作品吧。

牧雨:半澤直樹我一直想看, 又怕碰觸職場的黑暗面,遲遲不敢追。

8/30 (日)

有位朋友C(發現這系列日記朋友太多,必須要用字母做分別 ),想要拍片參加影片比賽,寫好腳本與流程計畫後找我諮詢,希望我這可以給他一些建議。

其實他想拍的內容概念不需太多我這的意見,我更在意他是否能掌握住他想拍的東西︰

他所規劃的一堆東西是否能在時間拍完、他想的一堆畫面,是否能在幾乎只有他一人,與幾位友情幫他的朋友們之下完成?

過度豐富的腳本,與他語氣上的不自信,讓我有點擔心。

請朋友幫忙這檔人情事,其實是件大壓力,不知他是否準備好了?明天要好好跟他聊聊。

雖然我喜歡跟人討論創作內容的腦力激盪,但這時期,我更希望有人找我出去玩或談案子呢。

牧雨:出去玩或談案子,愈來愈珍惜這種簡單粗暴的交流。

週日剛好看到一隻鴿子站在陽台

感謝大俠導參與《來賓週記》, 分享導演的日常及內心活動。後疫情時代,欲幫助案件慢性不足的大俠導,有影片製作需求的人,歡迎參考大俠導的作品 。

找導演 👉 大俠導 臉書/作品  👈 談案子

關於《來賓週記》

每個人都不是像頭銜般的單薄刻版 期許用週記的方式,可以有效率地呈現一個人豐富的內在, 人性化的面向 ,一個人的多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