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碎碎唸Murmuring

  • MUYU販售作品

    個人簡歷︰ 林牧雨 Iris Lin,1982年生,師承素有「台灣油畫悍將」之稱的已故留義畫家-鄭乃文Eric。 2009 荷蘭Utrecht School of Art (HKU) 媒體藝術碩士。 2012-至今 壓克力及水彩創作。 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irismuyu 公開展出︰ 2019.9( 駐村作品 )橋頭浪漫週記, 台灣 2019.3 蛙哈哈藝旅空間 wahaha art travel studio, 台灣 2018.10 -2018.11 Hotel Notting Hill Amsterdam, 荷蘭 媒體報導: 隔海送暖花蓮 旅荷畫家揪「我速寫肖像,您捐款」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348646 男男貓彩繪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867504 販售作品: 價格含國際運費 。購買洽詢 irismuyu@gmail.com  購買需知: 運送過程若造成破損 ,由於申請保險成功率極低 ,加上流程複雜  ,本人願退費成交金額50% ,補貼買家修膳費用。 雖然本人寄畫到台灣,從未發生破損情況,還是懇請彼此建立共識, 雙方交易得以順利圓滿的前提下進行 。

  • 我那跌跌撞撞的靈性旅程

    我那跌跌撞撞的靈性旅程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版主前言 : 和當事人同是賽斯心法的同好, 知道她在靈性領域涉入很深, 見面必問:「又去參加哪些有的沒有的?快給我更新一下!」 聊得很嗨,甚至鼓勵當事人 :「請繼續跌跌撞撞吧, 這樣我才有素材可寫 」,真是好壞! 藉寫文章之名 ,滿足自己愛八卦的心理 ,說好的文章咧? 為了不失信於人,將我們閒聊的內容,當事人可歌可泣的經歷,整理出以下三部曲,也許我們能從他人經歷,看見自己。 接下以第一人稱敘述: Part 1 :「世界末日」協會 愛算命的我,經由朋友介紹而接觸這個協會,向我推薦這位會算八字的教主, 提及教主推廣世界末日一說時,突然喉嚨卡住,說不出話來。 看到朋友一提到世界末日就被震攝, 令我感到此法門的奧妙,於是進入這個主打「世界末日」的協會。 這裡倡導唸經、吃素、 喝加持過的青草茶,世界末日來臨 ,我們就會被赦免。 教主說每個人都是神, 所以每個人都有神通的功能,於是我們參與課程 ( 3600元/六堂 ) ,學習開啟神通功能。 詢問課程領導人:「我的神通功能是什麼?」 「妳的功能嘛… (想很久) , 一顆小鑼絲釘 。」 小鑼絲釘… 這也算一種神通功能嗎? 課程中感到耳鳴時, 我的同學可以感應到「神來了 」, 我卻沒有像同學般的敏感度及天份, 另一方面, 教主說的世界末日也一延再延…。 我並不是期待世界末日的實現,而是想確定自己相信的是對的, 然而教主一直破功 ,這才是令我離開協會的最後一根稻草。 Part 2 :顏色教派 參加顏色教派的活動,是經由認識的保險業務員帶我入場的, 這個教派有很多知名人士的背書,  早就感到好奇的我,有機會來看看環境,何樂不為? 中場休息 ,填寫資料時,沒有勾選入會選項,…

  • 3/23-3/29 荷蘭隔離週記

    3/23-3/29 荷蘭隔離週記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3/23 (一) 最近新聞常提到「豬隊友」, 不論是歸國留學生 ,歐美防疫不力, 說別人是豬隊友的人肯定是沒想過︰ 別人可不曾把你當成隊友 。每個人都只能關注自己眼前所及罷了, 何曾想和誰成為隊友。自身的痛苦快樂, 要比全人類的痛苦快樂真實有感的多。 3/24 (二) 確診破5000 看到一組台灣人帶口罩可以照常跳舞 、吃路邊攤、 逛夜市的照片,  一切照常運作 ﹔荷蘭的公共空間都關了, 好在之前愛出國玩得很瘋 , 妹妹、 友人近兩年也分批來荷蘭探望我,現在才有一些美麗的回憶 。先別說旅遊了 ,一些再普通不過的事情 , 早泳、 逛街 、騷莎舞 、咖啡店 、都離我好遠 , 其實這些活動我也不常做, 卻特別想念, 講得好像很常做一樣,唉 ,現在只能靠回憶過活。 3/25 (三) 確診破6000 頭痛。 3/26 (四) 和高中同學咨含德國人妻聊天, 聊得很開心, 知道她的孩子雖然停學 ,都蠻自動自發, 好像放假一樣很開心, 嗯 ,我理解 。 3/27 (五) 荷蘭確診至今8000多人 ,近兩日以1000多人發展, 荷蘭人還是很自豪, 好險我們停課停店…

  • 3/16-3/22 隔離生活週記

    3/16-3/22 隔離生活週記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3/16 (一) 隔離Day 5 荷蘭首相對全民喊話, 荷蘭將會有大部份的人感染進而達到群體免疫。 並沒有要讓全民染病的意思 ,而是沒有疫苗的現狀下發展就是如此, 全面防堵並不現實,堵得了一時也堵不了一世,防堵策略下病毒還是會捲土重來。 控制疫情曲線圖從不斷上升高峰到高原即可,緩慢上升達到群體免疫為長久之計。 這裡的民意也覺得走群體免疫路線相對有邏輯, 怎麼如此隨和啊? 政府的決策也是和專家討論才決定的,相信專業。 一年之後, 再看看荷蘭人練就了一身百毒不侵 ,還是消失的民族。 3/17 (二) 隔離Day 6 台灣防疫做得再好也只能在國內自嗨吧, 國外普羅大眾還是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台灣人是中國人 。 身在荷蘭沒有被歧視就萬幸了,「台灣都是怎麼做」、 「台灣確診人數才幾個」、「近期確診都是歐美傳進來的」…,這些話就別說了。 要是對方心裡想 :這病毒是你們中國傳來的, 把我們害的多慘 ,還有臉怪我們 、下指導棋, 哈囉有事嗎? 「我台灣我驕傲」 在都是台灣人的圈子講講就好。 其實 , 我一直對強調自己的國家、自己住那裡的人 感到有些别扭 ,好險,叔本華的哲學為我解惑: 最廉價的驕傲就是民族的自豪感,擁有突出個人素質的人會更加清晰看到自己民族的缺點, 因為這些缺點時刻就在自己的眼前 ,但每一個可憐巴巴的笨蛋 ,在這世上沒有一樣自己能為之感到驕傲的東西 ,那他就只能出此最後一招:為自己所屬的民族而驕傲了。 一個人身上所顯現的獨特個性比起國民性更應受到多一千倍的重視, 因為國民性涉及的是大眾 ,所以,坦率地說:它並沒有多少值得稱道的東西。 每一個民族都取笑別的民族, 他們的嘲笑都是對的。 3/18 (三) 台灣確診破100 ( 1/21首例…

  • 1/6-1/12 荷蘭生活週記

    1/6-1/12 荷蘭生活週記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1/6 (一) 整理上週週記 1/7 (二) 經痛 1/8 (三) 20200104許添盛醫師:我跟所有周遭人的恩怨情仇通通帳戶結清 https://youtu.be/IWVDn3vYm-o 不確定我有沒有欠人,  就算有,我也不想改變,所以…何必確認呢。 可以確定沒有人欠我。 我有滿足豐富的一生, 你也去追求自己滿足豐富的一生吧。 1/9 (四) 一醒來臉腫成這樣, 嚇死寶寶 1/10 (五) 上吉他課 1/11 (六) 1/12 (日) [text-blocks id=”673″ slug=”onder-een-artikel”]

  • 5/6-5/12 三花在荷蘭

    5/6-5/12 三花在荷蘭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5/6 (一) 久違的清靜 本日微恙,趁著妹妹們在精品百貨殺紅了眼,和婆西先打道回府享受久違的清靜,夜宿床屋,回家改暈陸地,晚間接妹妹們回家,欣賞她們逛街的戰利品,這些日子感謝三花帶我們走進精品的世界,看著店內各地的顧客勢在必得的表情,和婆西查了一些品牌的股票走勢, 某些品牌的頗具潛力,值得研究的投資標地物又多了一項。 5/7 (二) 啟程羊角村 8:00起床,整理完週記,將心情寫成詩,頭也不痛了, 完成一件事的感覺真好,一行人抵達羊角村就傍晚了,如此知名的景點,晚上六點過後只有一間義大利餐廳還開著,荷蘭人是我見過很不屑賺錢的一個民族。晚上茵聲邊卸妝邊感嘆姐姐(我)都不化妝真好,因為有時候化妝化到很煩,相片會觸及這麼多的粉絲和廠商,若是醜醜的誰要用,所以不得不化。這下才知道網紅背後的幸酸,讓我更珍惜自己不用化妝、不用卸妝、因為我需要隨時隨地都可以睡的生活, 乍聽之下挺像遊民的,其實是一個追求極簡less is more的態度。 5/8 (三) 羊角村觀光模式啟動 天氣預報下雨,聽居民說原定兩三車的旅行團也不來了,實際上卻沒下雨,羊角村平常可是會塞船的,我們卻能獨享這裡如詩的畫面,和三位福星在一起, 即便是氣象誤判也是最好的安排。晚餐婆西爸爸和繼母做荷蘭鬆餅,回家前到社區中看看可愛動物, 讓三花體驗荷蘭人的家居生活。 5/9 (四) 烏特勒支Utrecht購物日 本日婆西去演講,獨自帶領三花到購物中心血拚,我自己到星巴克悠閒一下,不一會兒茵聲也加入了。 5/10 (五) 鹿特丹 婆西爸推薦行程:坐水上計程車到Now York旅館喝咖啡,水上計程車蠻屌其它就蠻雷的。 5/11 (六) 露天博物館 本來要去小孩河堤,婆西念頭一轉,帶三花來這個只有當地人才知道的文化園區,隱藏版的觀光行程,風車、老屋、老街全部原物件展出。荷蘭人填海造陸,把這些真實古蹟移駕此園區實在小事一椿。 5/12 (日) 送別三花 送三花到火車站,完成去巴黎的心願,看跑道很空 車門關上還跟著車跑了一會兒,假戲真做,感動到自己,不小心感動到了董仔很有成就感。 同場加映我的時尚大片,由木星手把手教我擺pose的成果: [text-blocks id=”673″ slug=”onder-een-artikel”]

  • 3/25-3/31 台灣生活週記

    3/25-3/31 台灣生活週記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3/25 (一) 早上到戶政機關終於搞清楚戶籍騰本的格式,辦理到荷蘭結婚的行政作業終於有進度了,另一方面頭痛離去,松了一口氣。晚上到想去很久的Muji餐廳和姐妹聚會 ,聊到台灣人顏值夠高才會理平頭的理論, 讓婆西精神為之一振,做起了筆記。 3/26 (二) 早上抱著能做就就做,來不及的話也可以回荷蘭再做的心情,約了近視雷射的時間,下午完成戶籍騰本的公證,再到外交部驗證,天氣好中途還經過二二八公園、古色古香的台大醫院, 邊申請文件邊觀光,挺順利的。下午護士回電確定後天可雷射 ,再過兩天就重見光明了,真是不敢置信, 好雀躍。 3/27 (三) 明天要一次付款雷射的錢,才發現荷蘭的銀行每天的扣打不夠,好在群人三花讓我週轉明天雷射的錢,等她們到荷蘭後再還歐元,一個私下換匯的概念, 有了她們的加持,相信我的眼睛也能向她們一樣閃閃動人。 3/28 (四) 手術成功,感到宇宙的恩寵。 3/29 (五) 早上回診左眼正常右眼角膜有不尋常的破洞,即便醫生懷疑有疱疹,但我已經很滿意了,中午陪木星和董仔去駕訓班,讓婆西觀察台灣獨特的現象,其它國家很少像台灣會建立一個像遊樂場的地方學開車, 聽他這麼一說,駕訓班頓時有點像碰碰車,晚上趁著爸媽到石桓島,我們便回八德老家顧家。 3/30 (六) 在桃園老家渡過悠閒的一天,覺得兩眼都看的很清楚,也沒有卡卡的感覺,感恩視力失而復得,但也快忘記近視的感覺, 晚上還做了菜叫弟弟一起來吃。 3/31 (日) 到苗粟探望靜養中的大阿姨, 順便和表哥表姐聊天,知道我近日著迷武志紅的Youtube ,表哥立馬傳了電子書給我, 巨嬰國的同好,真是知音。 [text-blocks id=”673″ slug=”onder-een-artikel”]

  • 3/4-3/10 台灣生活週記

    3/4-3/10 台灣生活週記

    3/4 (一) 媽媽跑來台北找我們,又自備蛋糕慶祝她的生日,妹妹給媽的禮物就是陪她工作一整天。 3/5 (二) 側拍木星的一天,順便參觀群人內湖的新公司,下午三點多拍完片一起回來,再煮飯給這群累壞的孩子吃,我真是賢慧。 3/6 (三) 展出的畫終於完成,我又可以把焦點放在整理木星的衣櫃了。 3/7 (四) 下午四點佈展到晚上七點,覺得弄半小時就好的事竟搞到三小時,好在我有的是時間,展場主人也很Free很好配合。 3/8 (五) 本日沒行程就來誠品南西朝聖,下午很有效率的做完明日分享會的power point。 3/9 (六) 期待已久分享會一切都很順利,只是我遠離這個社會太久,看婆西的錄影感覺我憋很久了,肢體相當燥動,興奮的一直想奔跑,蠻冏的,原來我靈魂深處也是想把我一股腦兒的秘密向人傾訴,很愛自我揭露也不管別人能不能承受。總之,本日是一個我想要的風格  (要花錢就辦一個我喜歡的 ) ,格局不大卻很細膩,和所有與會者也感受到心和心的流動,這股能量讓平時只跟隨胃行動的我,回家連晚餐也不吃了,乾脆來整理妹妹的雜物櫃靜心。忙完這一波,也終於有心情和婆西來個台北自由行。 3/10 (日) 早起去參加波卡學長的co-cooking ,預期看到不會煮菜的婆西手忙腳亂的樣子,現場卻是我自顧不暇, 婆西倒很從容自在。一起吃完和大家合作的料理,結束co-cooking又和Elva喝咖啡談心,在捷運車廂內和Elva告別,有種下回相見不知是何時的淡淡哀愁。  

  • 2/25-3/3 木星生活週記

    2/25-3/3 木星生活週記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2/25 (一) 開會的一天,順道去做臉。晚上去錄音室錄到破音,真是樂極生悲的一天。 2/26 (二) 中午一起床,直接到桃園吃國中同學的喜酒,因為快去快回就不約媽媽了,下午回台北一直工作講電話,邊吃同學的大餅,是我最愛的肉鬆蛋黃,不知道講到幾點,加上肚子太飽想睡,一覺睡到晚上12點,總之是很飽的一天。 2/27 (三) 開會的一天。收到衣服包包的贊助, 等我拍完照,姐姐很高興有新衣服穿了。 2/28 (四) 整天待在家工作講電話, 朋友來我家讀書,並不是因為我家很有書卷氣, 而是在他自己家容易分心, 等他讀完,我們一起去看電影,還塞了幾個喜餅在口袋到電影院吃,我真是節儉。 3/1 (五) 到cosco買牛奶和最愛的海苔,又訂了一些水餃 麵條 牛肉湯底,給借住我家姐姐和姐夫吃,他們很高興可以宅在家裡,不用去夜市覓食了,晚上去朋友家玩狼人殺直到天亮。 3/2 (六) 中午看牙醫回來,爸媽也來我家了,我實在睡太少,只好回去躺一躺,就不陪你們台北一日遊了。 3/3 (日) 上回同學喜酒的菜令我驚豔,正逢媽媽生日,姐姐便訂了同家餐廳讓我再吃一波,再順道逛逛運動 商品店,買了一個穿鞋子坐的椅子,接著到咖啡廳廢, 晚上出門拍小影片,回來又餓了,好在我們有很多打包的食物可以吃,立馬叫姐姐熱個我最愛的雞湯,再搭配徐鴻誠吃剩的炸雞,吃到他叫我不要再吃了。深夜和姐姐及婆西逛便利商店,途中遇到一隻被毒死在路中央的老鼠, 一邊阿彌陀佛、一邊用厚紙箱將牠移到路邊,免得行人踩到會嚇到。RIP老鼠兄。 [text-blocks id=”673″ slug=”onder-een-artikel”]

  • 姐妹交換日記:紅=影響力?

    姐妹交換日記:紅=影響力?

    [text-blocks id=”684″ slug=”above-article”] Dear sister, 最近和網友聊到網紅一詞在英文叫 social media influencer,知道妳並不喜歡別人稱群人為網紅,但中文目前也沒有更通用的用詞,只得將就。 語言通常反映文化中看重的事物,中文人口似乎很看重「紅」,英文人口似乎看重「影響力」,紅= 影響力?我倒覺得對個人有關鍵性、決定性影響力的人,通常還蠻沒沒無名的,就像我們在浮島遇到的小珍妮佛,自帶天生的光芒與喜悅,感染了周圍每個人。 從小妳就是家裡的開心果 ,很開心妳有一個更大平台發揮妳的天生的喜感,在妳的領域學習、接受挑戰、進化。我看重的是發揮個人美好的本質,因為不管紅不紅,每個人都在默默地影響別人也被人影響,即便我們並無此意。 #木星牧雨的姐妹交換日記 迪爾Iris: 其實我不大會去介意大家怎麼稱呼我們啦,畢竟它只是個代號?名詞?形容詞?職業?冠夫姓?Whatever? 。 至於你所說的「紅=影響力?」雖然答案沒有一定的標準,但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有可能是等號的,有些事情還是得靠一些力量才能帶動起來,但是默默之人,難道就沒有影響力了嗎?這裡我就挺認同你的觀點了。 有時候反而是身邊一個「突然」的聲音或是意見,打開了你的開關、改變了自己鑽牛角尖的想法,它都是一個很關鍵性的存在。 所以我會提醒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事情,因為如你所說,美好的事情,其實都在我們身旁,默默流動著。 至於我是家裡的開心果,可能是因爲你跟阿泱從小蠻愛給我一個發瘋的舞台,外加你們比較壓抑自己,需要靠叛逆的我,來幫你們找到人生出口(靠我會不會太偉大?說穿了我就是白目小孩)。 怎麼辦?我文筆會不會太好?我剛差點拿紅筆幫自己畫圈圈⭕️。 #木星牧雨的姐妹交換日記 [text-blocks id=”673″ slug=”onder-een-artikel”]